网球

神州苍龙录 正文 第二十三章鸿鹄圣相房易天

2019-10-12 20:48: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州苍龙录 正文 第二十三章鸿鹄圣相房易天

宴席上,觥筹交错,酒入腹中古楚沉心里却是无比的清醒,说是给他接风宴,实际上还不是巴蜀的这群官吏权贵见识一下他这位初来乍到的蜀候,而古楚沉又何尝不是也想借此机会试试巴蜀这谭浑水深浅。

古楚沉看了眼甄绝,意味深长的道:“袁林固然罪责难究,可巴蜀蛮族作乱已经惊动了父皇,蛮患不除,倒是不论是小侯还是在场的诸位,父皇怪罪下来大家都吃罪不起,诸位大人都在此,索性不如就趁此机会列为大人给小侯讲讲这巴蜀情形,依诸位大人看如今要怎样才能堪平蛮族酿成的祸乱。”

“敢问侯爷对蛮族部落了解多少。”甄绝突然问道。

“蛮族在巴蜀之地的历史有数千年之久,长年生活在群山里,信奉邪神,并且擅长巫蛊之道,驱使山林中的毒虫猛兽,不论是龙武时代,还是皇庭占领巴蜀之后,对巴蜀群山里的蛮族常年征战,我皇庭军力强盛更是百倍蛮族,可也奈何不了蛮族,侯爷可知,巴蜀大地四季炎热,群山之中毒虫丛生,蛮族的巫蛊邪术盛行,七成阵亡的将士们不是死在敌人的手下,而是死在了巴蜀群山的毒物下。”甄绝接着道。

古楚沉皱眉,龙武皇朝也就罢了,区区龙武皇朝境内的蛮族部落如此难缠,皇庭的强大早就深深的刻印在他心里,强大的军力所向披靡诛灭西楚北赵龙武,长久以来未能彻底剿灭蛮族之乱,实在是出乎古楚沉的意料。

“巴蜀群山中蛮族部落就算难以剿灭,可区区蛮族部落只活动在连绵群山深处,纵然不服教化,可有朝廷大军镇守,怎么会生出如此乱子。”

蛮族部落数千年来独立于深山之中,巴蜀大地朝代更迭,从未臣服于任何的朝代,最多就是大乱之时,群山蛮族部落趁火打劫,扰乱天下,而遇到明君大治的年代,蛮族部落则是和朝廷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侵犯,就算是巴蜀大地历史上最强大的龙武朝代也未曾将巴蜀蛮族部落彻底划入麾下。

数千年来,巴蜀群山的部落信奉信奉邪神,自给自足形成了一种独立的社会。

可一直到了现在才出现了变化,神州皇庭的强大前所未有,就算是巴南也仅仅是皇庭的四郡属地,比起整个巴蜀大地曾经最昌盛的龙武皇朝还要强大十倍。

天尊皇雄心大略,开疆扩土,就算是神州三雄也抵挡不住皇庭的大军步伐,更何况是把巴蜀群山的蛮族部落。

天尊皇也绝对不会允许在皇朝的疆域内有着任何的反抗力量,而巴蜀群山的蛮族部落能够安稳到现在,无非是天尊皇从未将巴蜀群山的蛮族放在心上,就好像一头雄狮不会挥动拳头去砸一只跳蚤一样。

要是天尊皇真的动了怒火,这数百个蛮族部弹指之间灰飞烟灭。

所以,哪怕是仅仅驻扎在巴蜀的皇庭大军,也不是蛮族部族能够对付得了的,就算是借助巴蜀群山易守难攻的地势和遍地丛生的毒虫猛兽能够抵挡的住大军的讨伐,固守偏安一隅,可这次,蛮族部落作乱,竟然连一郡郡守都是蛮族安插的奸细,这才惊动了朝廷,震动了天尊皇,惹得龙颜大怒。

甄绝眉头深锁,接着道:“其实区区蛮族本不足为惧,就算是龙武前朝时蛮族也龟缩在深山不敢作乱,更遑论比龙武前朝强大千万倍的皇庭,但侯爷有所不知,龙武皇朝覆灭后,前朝的遗老遗少就躲进了巴蜀深山与世代生活在深山的蛮族勾结在了一起,龙武皇朝虽然覆灭,但一众余孽有房易天的统帅,这些年始终未能被剿灭。”

古楚沉眉头蹙起,问道:“房易天?”

这时甄绝脸上竟然露出一丝钦佩,沉声道:“房易天本是龙武皇朝的左相,此人原名房玄策,后来龙武皇朝覆灭,房玄策就改名现在的房易天了。”

“易天?好大的口气。”古楚沉冷笑。

甄绝缓缓说道:“房家三代为相,世世代代效忠龙武皇朝,而到了房易天这一代更是了不得,传闻房易天出生时天降白凤鸿鹄盘旋九天,鸿鹄圣相,千古无一,果不其然房易天年少早慧,七八岁时就和成人无异,年纪轻轻而立之年就继任了左相之位,房易天出任左相后,辅佐齐天常短短不到十年便将龙武皇朝治理的四海歌舞升平,民殷国富武力强盛,但后来···”

“后来皇庭大军征讨南疆,龙武皇朝也被覆灭了。”古楚沉道。

“正是如此,短短不到一日龙武皇朝的皇都便被皇庭攻陷,龙武皇朝的皇帝亡国之君齐天常自刎在了城墙上,而鸿鹄圣相房玄策则没了下落,后来天尊皇陛下征讨完南疆后,便返回帝都,这时房玄策已经改名房易天,传言,齐天常在自刎前曾将尚在襁褓的太子齐玉交托给了房易天,这些年,龙武皇朝的还妄图复辟的余孽被房易天召集藏匿在巴蜀群山深处。”

“房易天?!”古楚沉嘴里念叨着这三个字,道:“这房易天真的如此厉害。”

“侯爷可听说过卫国公莫萧然。”甄绝突然道。

皇庭六大柱国公,天尊皇之下万万人之上,卫国公莫萧然之名古楚沉又岂能没听说过,只是不知甄绝怎么突然提起卫国公莫萧然来。

“当年率军攻打龙武皇朝的便是卫国公,龙武皇帝攻陷前卫国公曾与房易天在锦江之上打过一场。”甄绝悠悠道。

古楚沉眉头一挑,好奇道:“结果如何?”

甄绝神情凝重:“那一战卫国公与房易天大战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后卫国公露出了败相,最后是卫国公得陛下一剑相助才重创了房易天,房易天被重创之后,龙武皇朝皇都随即便被攻陷了。”

天下五凤,赤者为凤,黄鹓鶵者,青者谓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

鸿鹄圣相房易天!

一人之力,逆转乾坤,硬生生的让龙武残党死而不僵。

古楚沉眼神深沉,能和皇庭的柱国公相争占据上风,这种人物,他怎么可能应对得了。

似乎看出古楚沉脸色的变化,甄绝提醒道:“不过侯爷也不太过担忧,如房易天这种人自有皇庭的巨擘针对,关于房易天的事早在几十年前,巴蜀的官吏就禀告朝廷了,朝廷派出了数尊巨擘追杀房易天,房易天虽然到现在一直都未被捉到,但他本尊一直躲藏着不敢出面,现在巴蜀群山深处的龙武余孽中也并未有房易天。”

闻言,古楚沉脸上稍稍放松了些,若是房易天的本尊在,别说是带兵平定巴蜀前朝余孽,就算是天天躲在锦江郡城他都提心吊胆,他带的狼卫大军,五十位王级高手恐怕房易天挥手可灭。

现如今不管是作乱的蛮族也好,还是前朝的余孽天尊皇已经震怒,不管如何他都要解决巴蜀的乱事,但是巴蜀的情形远比他来之前想象的还要复杂。

所幸在闵鲲灞三州的时候敲诈了三州都督一大笔,要不然仅凭三千狼卫镇压住巴蜀复杂的情形杯水车薪。

抽调三州精锐中的精锐补充后狼卫营已有八千之众,外加他敲诈的五十名王级护卫高手就算不能迅速的平定巴蜀前朝余孽,最起码镇压住巴蜀现有的局面应该够用了。

古楚沉目光幽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飞逝,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

古楚沉在侍女的搀扶下出了郡守府,醉醺醺的古楚沉被架上了一架撵车,就在他一只脚已经迈上了撵车,掀开门帘正要钻进撵车的时候,甄绝颓然走上前来,拉住古楚沉的臂膀,呵呵笑着:“侯爷留步,巴蜀乡绅代表赵家主有话想对侯爷说。”

甄绝转过头朝后面不远处站着的一名锦衣中年男子看了一眼,那名男子见状走了过来,朝着古楚沉拱手道:“赵无极拜见侯爷。”

赵无极,古楚沉认出眼前的中年男子,器宇轩昂,气度不凡,正是之前在酒宴上几位巴蜀大族的家住之一,不过,刚刚在酒宴上这位赵家家主赵无极自始至终从未开口,古楚沉并未将此人放在心上。

“原来是赵家主,不知赵家主找本候有何事?”古楚沉醉醺醺的笑道。

赵无极从袖中掏出一个一尺长一寸厚的锦盒,不卑不亢的轻笑道:“四郡的乡绅知道侯爷驾临巴蜀特地准备了一份薄礼望,侯爷笑纳。”

赵无极端着锦盒,递上前来,古楚沉醉醺醺的样子

,眸子似睁非睁,看样子也不知道听没听到赵无极的话。

甄绝,赵无极两人不动声色的对视了一眼,眉头蹙了一下,甄绝叫道:“侯爷,侯爷?”

古楚沉睁开了眸子,歪着脑袋,接过赵无极地上的锦盒抱在怀了,转过身一步踏进马车里,随即马车中传来古楚沉醉醺醺的叫嚷道:“回···回侯府····”

马车渐渐的离开了郡守府。

车厢里,古楚沉睁开双眼,眼眸明亮,打开锦盒赵无极送的锦盒,盒子里装的是厚厚的一叠银票,古楚沉清点了一下整整三十万两。

看着手里一锦盒的银票,古楚沉眼眸变的深邃。

齐齐哈尔妇科
永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鹤岗治疗阴道炎方法
齐齐哈尔妇科医院
永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