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兵王归来第六七七章江湖追杀令

2019-11-20 02:20: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兵王归来 第六七七章 江湖追杀令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张金柱身上,没人在意张耀辉。随夢小說,,最新章节访问:。

即便是张扬,也因为昨天晚上潜伏的位置不同,他只看到张金柱偷偷去了后厨,却不知道张金柱在去后厨之前还到过六号客房,还曾经和张耀辉有过一次‘激’烈的‘交’锋。

因为张耀辉和架势堂多多少少有点关系,雷茜茜这个架势堂总舵主给他留了几分薄面,打算在帮派内部进行解决。

现在张金柱因为恐惧二十多万元的赔偿,竟然豁出去了,不再担心丑事败‘露’,竟然供出了张耀辉,人们这才发现,这家伙已经好半天没‘露’面了。

“他刚才说肚子不舒服,回客房了!”和张耀辉坐在一起的一个人想起来了。

“抓!”张扬二话不说,带着三个警察就扑向龙‘门’客栈的客房部。

然而客房内空空‘荡’‘荡’,别说张耀辉,就连他的东西也不见了。

果然是个狡猾的狐狸,竟然提前知道已经败‘露’,逃之夭夭了!

“想跑?”张扬冷笑一声,算算时间不过才十几分钟,立刻向和平镇分局汇报,下令封锁青龙通往外界的所有路口。

青龙是山区乡镇,道路‘交’通本就不很发达,只有两条乡村公路和外界联通。

只要警察的反应速度足够快,张耀辉就是‘插’翅也飞不掉。

张扬带着警察去抓捕张耀辉去了,张金柱也被带上警车一起走了,剩下雷茜茜和谭凯,则笑眯眯的坐在龙‘门’客栈的大‘门’口,凡是大华公司的人,谁也不准离开。

本来只是一次简单的食物中毒事件,却突然演变成了严重的投毒事件,‘性’质变了,大华公司的员工们也都害怕了,为了避免受到牵连,更不愿意支付龙‘门’客栈高昂的住宿餐饮费,有几个人在白先勇的带领下已经准备闯关逃走了。

可是他们还没开始行动,悠扬的牛角号声却响了起来。

眨眼之间,上百个拿着铁楸和镐头的龙头村青龙盗成员就汇集过来,彻底把龙‘门’客栈给包围了。

至于那几个拉稀的吵着要去医院,那没办法,你们就可劲拉吧,医生说了多喝开水多拉几泡就过去了,死不了人。

一张茶几两个躺椅,雷茜茜慵懒的靠在躺椅上,顺手从茶几上抓了一把葡萄干,冲同样慵懒躺着的谭凯笑道:“是不是很爽,是不是很希望县里的领导这时候就在乡政fu会议室内宣布对你的免职决定,然后你好拿着这些证据去打他们的脸啊?”

“爽,但我谁的脸都不想打,我只希望他们还能和东哥在的时候那样,不闻不问,那就是对青龙最大的帮助了!”谭凯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像雷茜茜那样兴奋。

问题解决了,证据确凿,剩下的事情就是警方的了。

可谭凯却轻松不起来,因为到现在蒋一凡都没有‘露’面,他似乎彻底把这件事情撇清了,成功他没有功劳,失败他没有,他依然会牢牢地站在乡书记的位置上。

虽然经过这件事情之后,自己在乡政fu的影响力空前加强了,但人家毕竟是名义上的一把手,如果他继续捣‘乱’,青龙依然会‘混’‘乱’下去。

“你这人,我严重怀疑有向莫仲明发展的倾向!”雷茜茜看到谭凯还是愁眉苦脸,气的一把葡萄干丢了过去。

谭凯从衣领上拈起一个葡萄干吃了,问道:“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有双重‘性’格,自信的时候不管不顾,就好像全天下老子第一。可不自信的时候却畏手畏脚,一点担当都没有。”没有了葡萄干,雷茜茜又抓起一把芒果干,说道:“就拿昨天晚上来说,深更半夜的你竟然忍心让赵楠一个人开车去县医院,你不怕她晚上出事啊,你俩是不是在谈恋爱?”

谭凯噗嗤一笑笑了,说道:“那是因为我更担心你!”

雷茜茜一愣:“担心我什么?”

“我算了一下,驱车去高阳,找包主任帮我们化验,然后出结果,最少要好几个小时,稍微一耽搁就中午了。因此我必须留在这里,盯着你。”谭凯说道:“小小的闹一闹是可以的,这群人也的确该敲打敲打一下了。但我怕你闹的太厉害,而赵楠却无法阻止你!”

“照你这意思,我就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胡闹的人了?”雷茜茜生气了。

谭凯说道:“如果不是我极力反对,那桶油今天会被用光,这里所有人都会拉肚子!”

“都拉肚子又能怎样,反正拉不死!”雷茜茜的确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她很恼怒昨天某些人骂她黑心商人的那些话。

谭凯笑道:“那样的话,张扬会先给你戴上手铐!”

“他不敢!”雷茜茜咬牙挥了一下拳头。

“他敢。”谭凯坐了起来,说道:“这是东哥的意思,非常时刻可以限制你的自由,甚至可以直接把你送回山里的基地去。”

“有这事?”雷茜茜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谭凯哈哈大笑。

“哼,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雷茜茜气的捏紧拳头,说道:“好你个张扬,待会儿等你回来,有你好看!”

可是两人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瓜子都磕了好几大袋子,却依然没有张扬的影子。

“这个张扬,难道还没抓住人吗?”谭凯实在忍不住了,拿出说道:“还有小楠,这都下午一点半了,怎么还不回来?”

“才分开半天就想了,瞧你这点出息!”雷茜茜还在生气中,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奚落谭凯的机会,冷笑道:“哼哼,她要是出点事,你就哭去吧!”

谭凯不理会雷茜茜,立刻拨了一个号码,可是好半天都没人接听。

谭凯的表情明显不自然了,又换了一个号码拨出去。

这次接通了,谭凯立刻问道:“包主任,我是青龙乡的谭凯,我们乡党政办主任赵楠今天去你那里化验一份食物样品,她还在吗?什么……已经离开三个小时了,是跟着医院的救护车一起走的……好的好的,请把救护车司机的给我,我再联系。”

谭凯放下,表情很明显已经有些紧张了。

雷茜茜笑道:“怎么,真出事了?”

“乌鸦嘴,你就不能想小楠点好?”短信响了起来,是一个号码,谭凯立刻按照号码拨了出去,可依然无人接听。

“怎么都没人接听?”谭凯急了,站起来来回踱步,说道:“包主任说她是上午十点半离开医院的,因为担心有人还会拉肚子,带上了县医院的救护车,按说五十分钟之前就应该到了啊,怎么还没到,连也无人接听了呢?”

雷茜茜也紧张了,站起来说道:“你是说赵楠和救护车一起回来,会不会……”

“闭上你的乌鸦嘴!”谭凯急了,立刻拨通了张扬的号码,问道:“张所长,有没有发现张楠,有没有看到一辆县医院的救护车……赶紧查一下,救护车是县医院的,车牌号位数099,快点查!”

放下,谭凯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来回的围着两张躺椅转圈子。

雷茜茜吓得小脸有些苍白,也拿出给几个青龙盗发布了寻找救护车的命令。

三分钟之后,几乎在同一时间,雷茜茜和谭凯的响了起来。

给雷茜茜打的是一个龙头村开小卖部的老板,他声称在十二点前后,发现一辆救护车进入了龙头村,本来打算去村尾的龙‘门’客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掉头回去了。

而打给谭凯的是张扬,他告诉谭凯,设在宋村路口的一组警察在十二点十分的确看到过一辆救护车通过。因为当时检查站刚刚设立,又没有抓捕对象的具体体貌特征,再加上救护车响着警笛,因此没有拦截。

“快去找那辆救护车,赵楠在里面,张耀辉也在里面!”谭凯几乎在对着怒吼。

放下,谭凯就已经处于暴走状态了,不断地跳来跳去,嘴里念念叨叨:“怎么办,怎么办?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张耀辉,你要是敢对小楠……”

“嗡!”突然,狂暴的汽车马达声传来,雷茜茜已经跳上悍马汽车,在龙‘门’客栈大院内原地掉头,吱嘎一声停在谭凯身边,喊道:“光念叨有什么用,还不上车!”

“上车,你要去哪里?”谭凯现在已经‘蒙’了。

“去哪儿也比在这里等着强!”雷茜茜怒吼。

谭凯六神无主,连忙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雷茜茜一脚油‘门’,悍马车直接撞碎龙‘门’客栈的木‘门’,狂飙而去。

“好你个张耀辉,老娘给你留面子,你竟然敢玩破釜沉舟,老娘这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雷茜茜怒发冲冠,一边开车一边‘操’作车载通信体统,首先调出一个标记为牛头的号码,拨过去喊道:“牛头,青龙追杀令,目标张耀辉,无论是谁,只要抓住他,赏金一百万,打死五十万!”

牛头兴奋地问道:“总瓢把子,张耀辉是谁?”

“去乡政fu找辛红副乡长去问,找和平镇派出所的张扬所长问。”雷茜茜挂断牛头的,立刻又接通了刁明远:“老刁,我以架势堂总舵的名义,下发江湖追杀令,追杀张耀辉!活的一百万,死的五十万!”

刁明远大惊,问道:“总舵

,你要追杀张耀辉,谁是张耀辉?”

“你给瘦猴打问吧!”

“莫老三,江湖追杀令……”

“大白果,江湖追杀令……”

“瘦猴,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给我找张耀辉!”

北京最好的癫痫医院
贵州十大癫痫医院
深圳治妇科病费用多少
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
汕头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