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发电企业很困难电价不涨没法活

2019-10-09 00:06: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发电企业很困难 电价不涨没法活?_中心_()

12月18日,国内2008年重点合同电煤基本签订完毕,主要电煤价格每吨上涨30至40元,涨幅在10%左右。前不久,国有五大发电集团集体上书国家发改委,恳请尽快在电煤价格涨幅大的重点区域启动煤电联动。

而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1月-5月份,电力行业利润增长43%

。对此,一些媒体和公众认为,电力行业靠垄断获取高利润,还提出涨价,很不厚道。

那么,发电企业多次呼吁提高电价,究竟是垄断思维,还是确实存在困难呢?最近,笔者在山西发电企业进行了调研,只要看看山西发电企业目前的生存状况,结论不言自明。

发电企业和电企业不是一回事

首先,一些媒体和公众混淆了电企业和发电企业的概念。事实上,2002年,原国家电力公司分拆为两大电和五大发电集团之后,电公司和发电集团是分开核算的,完全是两家企业,这几年来煤炭涨价的压力一直是发电企业在承担,对于电公司没有任何影响。也就是说,电企业的利润增长并不能说明发电行业的利润也在增长,同时,发电行业的业绩增长也不能说明山西发电企业的生存状况。

众所周知,这几年煤炭价格一直在持续上扬,2002年以后,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格后,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完全市场化、政府部门不再干预电煤价格,全国煤价一直呈加速上涨态势。2007年,经过反复谈判,最终山西省内重点电煤合同价格每吨提高30元左右。

事实上,煤价上涨的幅度远远超过了30元/吨。上半年,国家山西省开征资源税和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后,这笔资金本应该由煤炭企业支付

,但在煤炭短缺的情况下,大部分煤炭企业将这笔基金转嫁到发电企业身上,发电企业如不同意涨价要求就停煤,仅可持续发展基金一项就导致电煤价格每吨平均上涨21元。

更重要的是,山西省加大煤炭行业关停、并转的整合力度,在供不应求的市场形势下,除了国有大矿电煤价格稳定外,地方煤价格一直呈现加速攀升趋势,到2007年底,煤价比年初上涨了近100元/吨,由于上电价不动,许多企业已经严重亏损,高位运行的煤价远远超过了发电企业的承受能力。

发电企业承受能力弱

长期以来,山西省发电企业的电价是国家按照“低煤价、低电价”核定的,2002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后,由于煤炭价格持续上涨,“低煤价、低电价”已经转为“高煤价、低电价”格局。由于电价受国家控制,高位运行的煤价远远超过了发电企业的承受能力,山西省部分低电价发电企业经营状况恶化,亏损严重,发电企业安全投入减少,安全欠账非常严重,电力生产安全正在面临严峻考验。

很多人不知道,山西除近年新建设电厂外,大多数发电企业的电价是2002年厂分开时按照零利润核定的,该电价以2001年的煤炭价格,即统配矿111元/吨、小窑煤每吨88元/吨为核定基数测算,虽经过两次煤电联动,但由于要求发电企业消化30%的涨价因素,煤电价格倒挂越来越严重,今年华北分公司所属发电企业全部严重亏损。在严重缺煤的情况下,为了使机组不停,有的发电企业不得以远距离到甘肃和陕西买煤,晋南几家电厂的标煤单煤价已经达到近500元/吨。

煤运公司不合理收费雪上加霜

长期以来,山西省煤运系统在电煤经销过程中不合理、无序收费的问题,也成为山西发电企业的一个沉重负担。

山西煤炭运销主要有两条出路,一是铁路出境,买方和矿务局签订合同,矿务局直接把煤炭发给客户。这种方式手续简单,中间环节少,国有煤矿多采用此种方式;二是公路运输,在山西省,除国有煤炭生产企业,市、县国营乡镇、私营等煤炭生产企业统称地方煤矿,买方并不能和这些煤矿签订合同,需要和山西煤炭销运公司签订合同,如果没有煤运的“煤票”,电厂一吨煤也拉不进电厂,这一销售中间环节的存在和煤运公司中间加价,不仅助推了煤炭价格上扬,也使电煤质量恶化。

由于中间加价收费,使得山西发电企业吨煤增加了11元—38元的燃料成本,如果以每吨收费20元计算,山西省一年的收费约为8亿元,而煤运系统所做的工作就是“卖煤票”,煤运公司长期以来形成的垄断经营权,成为电煤流通的“肠梗阻”,也成为发电企业的巨大负担。

那么如何解决发电企业面临的困难和安全生产面临的风险呢?笔者认为,今年以来,CPI快速上扬的一个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一次能源价格的涨幅过快,引起下游企业成本增长,最终发生连锁反应,导致物价快速上涨。因此,控制CPI的关键,要从源头进行控制,如果不解决一次能源的涨价问题,控制CPI就是一句空话。煤炭作为重要的生产生活资料,放开管制,无序上涨已经对我国经济健康发展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建议国家采取措施,对煤炭价格进行有效干预,控制煤炭价格无序上涨,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

相关:电煤价涨10%电力企业利润下滑(来源:上海商报)

商报 赵一蕙

“如果电价始终不上调,那么火电行业的压力可想而知。虽然目前可以通过节能降耗的方式尽可能地降低电煤涨价带来的影响,但是也毕竟有限,而且即使个别力电上市公司自己拥有煤矿,但是电价不上调始终难以对业绩有很大支撑。”国金证券分析师张帅表示。

今日即将结束的“2008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其实已经并无多大悬念,电煤涨价已经板上钉钉。但是国家发改委这边对于煤电联动的消息迟迟不公布,今年煤电上调已经无望。分析人士认为,火电行业各企业对“电煤涨价”敏感性不一,虽然明年煤电联动可能性极大,但是机会不会出现在明年初,二季度可能性较大。

电煤将普遍上调10%

一年一次的“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是煤炭上下游企业对于煤炭价格的协商。而今年的会议定于14-18日召开,虽然截至发稿时并未结束,但煤价上涨已经没有悬念。但问题是,截至16日,非电煤类的合同签订大局已定,基本无障碍,而电煤的大单合同却不明朗。

今年以来,国家逐步出台了一系列征收有关资源、安全、环保等煤炭税的政策法规

,致使政策性成本上升,加之煤炭市场供应偏紧,以及国际煤价高企,煤价上涨已经是毫无悬念。不过,一旦这种上涨超出了企业的负担,或者其主要的下游行业均排斥这种涨价,那么局面还会相对僵持一阵子。

而这次的会议又是一次“电煤互不相让”的局面,除电煤“头上长角”之外

,其他煤种价格上涨的要求几乎都能得到下游企业认可。有媒体披露

,截至16日,五大发电集团的合同仍在谈判中,这五大发电集团恰恰是代表火电行业的整体心态——由于明年实施煤电联动存在的不确定性,电力企业因此也只能尽量争取将煤价谈得更低一些。

据悉,从一部分已经签订合同的电力企业处传出消息,已经签订的电煤价格平均上涨大约30元/吨,涨幅在10%左右。其中,陕西上涨25元左右,山西涨幅超过30元,山东涨幅更高。至于云南、四川、贵州三省,因为本地煤质较次而不得不依靠离其较远的煤炭资源,依赖性以及高昂的运输成本致使其煤价今年连续上涨,有些煤已经涨了60元/吨。

“在电煤已经呈现普涨的情况下,火电企业要做出强硬的对抗似乎已经不大现实。”国金证券电力行业分析师张帅向表示。

电力企业频频上书

既然火电企业对电煤的成本上升已经是“大势已去”,那只能要求提高电价来尽量减少面对成本上升时的被动。事实上,敏感的电力龙头企业今年多次齐心协力地要求发改委实行“煤电联动”上调电价。

今年7月间,五大发电集团就上书发改委,要求启动“煤电联动”,上调电价。事实上,这是2007年以来,电力行业第三次要求政府部门上调电价,此前中电联作为行业代表两次申请未见回音,此次大唐、华能、华电、中电投、国电,国内五大发电行业的龙头企业自己出面申请。

所谓“煤电联动”机制,就是在一定时间内,当煤炭价格累计变动幅度超过5%时,其增加的成本,30%由发电厂自行消化,70%由国家通过调整电价解决,以弥补发电厂成本的增加。而之前,为了消化电煤上涨所引起的发电成本上升,发改委曾于2005年5月和2006年6月两次实行“煤电联动”,销售电价共上涨了5.01分/度。

根据统计,今年1-9月份,全国电煤车板价较2006年上涨25元/吨,上涨幅度达8.9%。由于CPI涨幅较大,即使在达到煤电联动条件的情况下,电价仍未上调。因此,即使发电企业联名要求,依旧得不到发改委的明确回复。

“发改委考虑到CPI 上涨的因素,迟迟没有实行第三次煤电联动。”东方证券的能源行业分析师袁晓梅分析。

到11月底,中电联向发改委上递了《关于2008年电煤合同价格大幅上涨情况的紧急报告》。报告称,主要产煤省煤企已发出签订2008年电煤合同的通知,提出涨价幅度均在30元/吨以上。“若不对电煤价格采取必要措施,电煤价格上涨幅度会难以控制,国内大多数燃煤电厂的生产经营将难以为继。”报告建议依法对电煤价格进行干预,以保持电煤价格的稳定。

这次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但是依然不是电力企业乐见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司长曹长庆表示,虽然按照煤电价格联动的机制,煤炭价格上涨以后应该相应调整电价,但是“今年没有进行调整,主要是考虑今年价格总水平上升幅度较大。”意思明显:今年电价上调无望。

上市公司敏感度不一

在这种情况下,火电行业的压力可想而知。对此,发电企业的人士表示,“煤价涨了,煤不能不买,而电价却不让涨,我们只能亏损运营,靠降低职工待遇减少亏损。”一电力行业人士表示。

分析人士指出,从2006年7月1日起,全国上电价平均每度提高2.5分,火电企业今年1-8月的利润与去年同期电价未涨之前相比大增,据财政部发布的数据,2007年上半年,电力行业实现利润增幅达59.4%。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最新公布的《2008年煤炭供需形势展望》显示,今年1-8月份,火力发电行业利润总额为464亿元,同比增长29%。

而今年7、8月份,煤炭价格上涨而电价不涨,导致今年6-8月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并没有大幅提升,利润总额为187亿元,同比增长仅为3%。

东方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受第二次煤电联动翘尾因素的影响,今年5月份电力企业利润增速为40%,全国工业企业利润增速42%,两者基本持平,到2007年8月份,电力企业利润增速迅速下滑,预计今年利润增速在20%左右,低于全国工业企业利润增速。

目前,在高煤价的压力下,全行业发电毛利率下滑很厉害,中电联称,2007年,国内主要发电集团公司和能源投资公司所属火电厂微利或亏损运行已超过一半。

电价和企业利润关系如此明显,发改委的“按兵不动”并不能维持很长时间。“明年一季度煤电联动基本不大可能,在二季度调整的可能性较大。”张帅表示。分析师普遍的看法是,现在一些上市公司对明年煤电联动的预期是比较乐观的,明年实行煤电联动可能性很大。

根据行业测算,电价上调3%-4%或可抵消煤价上涨10%带来的影响。但是如果调整幅度有限,火电行业利润收窄极为可能。

“不过,不同的企业对电价的敏感度也不一样,也要看具体签订的合同和地区。”张帅分析。根据东方证券的最近研究报告,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华电国际对电价的敏感度较高,而华能、大唐、国投则较低。

“在此之前,预计局部疏导可能性大,实际措施也有很多种

。”张帅分析。业内普遍看法是,在煤电联动明确之前,火电企业并不如长江电力之类的水电企业具备投资价值。

团购小程序开发
微商城怎么使用
微店店长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