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风鬼传说 第887章 迎接

2019-10-12 17:3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887章 迎接

第887章迎接

你果然很了解我!上官秀在心里暗暗叹口气。他和辛继瑶,彼此都太熟悉、太了解了,他做的种种假象,或许能骗得过旁人,但却很难骗得过辛继瑶。

上官秀先是呵呵的轻笑,接着变成了仰面大笑,直把辛继瑶笑得脸色涨红,他方收敛笑声,说道:“宁南算得了什么,贝萨又算得了什么,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而是全部,我要给大风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域,打下一片辽阔的江山。”

他并不否认自己对宁南的图谋,否则的话,那就显得太假了,他坦言自己想要全部,既要贝萨,也要宁南,只不过这听起来实在像是天方夜谭,他也是以此来打消辛继瑶的疑虑。

果然,听闻他的话,辛继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上官秀抓住她不安分的手,不解地看着她。辛继瑶撇着嘴说道:“现在可是大白天,还是少做白日梦吧你。”

上官秀再次哈哈大笑。辛继瑶的试探,总算是被他的‘坦诚相待’糊弄了过去。见她还是没有任何要下车的意思,上官秀笑问道:“堂堂的辛大将军,难道没有自己的座驾可乘?”

辛继瑶扬起眉毛,反问道:“本将军与殿下同乘一车,难道还委屈了殿下不成?”

上官秀被气乐了,放好茶杯,说道:“我当然不介意和你同乘一车,不过,人言可畏,我一到天京,你便与我同乘入城,小心人家说你通敌!”

辛继瑶不以为然地冷笑出声,傲然说道:“谁敢这么说,我就拧下他的脑袋!凡是说出这种话的人,皆居心叵测。”

上官秀耸了耸肩,未在多言。辛继瑶对宁南的忠诚,毋庸置疑,就如同他对风国的忠诚一样,如果有风人说他通敌,那也必然是居心叵测,死不足惜。

马车不快不慢地走在进城的路上,沿途上,有不少围观的百姓,人们站在官道两边,翘脚张望。

“你和大皇子很熟吗?”辛继瑶突然问道。

“从未见过,又何谈的熟与不熟。”上官秀不动声色地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大皇子的为人,向来孤傲,目空一切,但对你,却很是客气,这让人不得不怀疑,大皇子与你之间是不是存有谋些瓜葛。”辛继瑶的语气很平和,神态也很随意,但说话时,眼睛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上官秀。

这个女人太精明了。上官秀再次于心中感叹,在她面前,哪怕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都很难逃得过她的眼睛。

他这一路行来,已经与张九维达成了共识,表示自己愿意在暗中助长孙伯渊一臂之力,帮他登顶皇位。

结果见面的时候,长孙伯渊只是对他表现得稍微热情了一点,就让辛继瑶看出了端倪。

他笑呵呵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我是谁?风国大将军,上官秀!宁南的皇子是什么?窃国之贼的贼子贼孙。对我客气,难道不应该吗?”

听他说话,辛继瑶真有撸胳膊、挽袖子,痛扁他一顿的冲动。

“口不择言之人,往往到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完话,她在上官秀的马车里坐不下去了,怕自己再待下去,会抑制不住冲动,与他大打出手。

看她晃身跳到车外,上官秀挑起帘帐,探出脑袋追问道:“辛将军不陪我进城了?”

“我是贼子贼孙,不配陪你一同进城!”辛继瑶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可真是小心眼。”上官秀嘀咕了一声,坐回到马车里,见一旁的圣女正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他耸耸肩,说道:“女人大多都是这样,心胸太小……”

话到一半,猛然意识到圣女也是女人,他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圣女倒是没有为他轻视女人而生气,她感觉好笑地说道:“你和这位辛将军,看起来真不像是敌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呢!”

与上官秀接触的久了,她对他也渐渐有所了解,他是个外热内冷的人,平日里待人处世都很平和,看起来很容易让人亲近,但想与上官秀深交,或者交心,却很难。

他待人大多时候都是一个态度,仿佛带了一层温文尔雅的面具,将人排斥在千里之外,而能让他流露出真性情的人,少之又少,辛继瑶可算是这少之又少中的一个。

“老朋友……”上官秀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说道:“有些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还是话不投机,而有些人,只三言两语,却已是相见恨晚。只可惜,在这两个老朋友之间,隔着一条谁也跳不过去的鸿沟,这个鸿沟的名字,叫做国家。”说到这里,他轻轻叹息一声,拿起茶杯,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队伍缓缓进入天京城。

天京城的规模不如上京那么宏伟,但也差不了多少。

主街道宽敞,并排跑十匹马都绰绰有余。此时,街道的两侧站满了宁南军的军兵,在军兵的外面,是人山人海的宁南百姓,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数不清个数。

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仪仗是先行入城的。随着两位皇子仪仗的到来,街道两旁的百姓们爆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紧随两位皇子之后的,便是上官秀的仪仗。当上官秀的仪仗到来时,街道两旁的欢呼声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嘘声。

“风狗,滚出昊天――”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喊出一嗓子,这一声大叫,如同点燃了火药桶似的,两旁的百姓们纷纷叫喊道:“风狗滚出去!风狗滚出去!”

和在锦城时一样,对于车外排山倒海而来的叫骂声,上官秀置若罔闻

?”长孙伯渊不解地看着他。

这名青年叫岳子桓,是长孙伯渊的心腹,也是他身边最重要的幕僚之一。他向长孙伯渊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殿下不能抓捕这些对上官秀不满的百姓。如果风国来的只是普通使臣,百姓们倒也不会如此反感,而来人偏偏是上官秀,百姓们的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两次国战,不知有多少昊天儿郎惨死在上官秀的手里,再加上他一向奉行‘尊异族、抑本族’的政策,以纯正昊天人为主的都城百姓,又怎么会不厌恶上官秀呢?殿下此时绝不能表现出与上官秀站在同一边的立场,否则的话,百姓们必会迁怒殿下,于殿下的大业不利。”

听闻岳子桓的分析,长孙伯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琢磨了片刻,点头说道:“子桓言之有理。算了,现在我们还是少插手为好!”说着话,他向站于马车外的禁军将领挥了挥手。

长孙伯昊那边也已知道后面发生的变故,长孙伯昊可丝毫没有出手解围的心思。他不喜欢上官秀这个人,甚至他比大多数的宁南百姓更恨上官秀,更加的深恶痛绝。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上官秀的存在,是对昊天国莫大的威胁,单凭这一点,他对上官秀便充满了敌意和厌恶。

与长孙伯昊同乘一车的也有他的心腹幕僚,辛继游,辛继瑶的堂兄,以机智善谋而著称。他含笑问道:“殿下,上官秀似乎遇到了麻烦,要不要帮他一把?”

“哼!”长孙伯昊冷笑一声,说道:“帮?为何要帮他?他欠我们昊天的太多了,现在只是向他要回一点点的利息罢了。”

“哈哈!”辛继游仰面而笑,说道:“给他一个下马威也好,可让上官秀看一看,我昊天国不怕他,我昊天的百姓,也不怕他!”

皇子渊和皇子昊都没有管上官秀那一边,前者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不好插手,后者则是乐见其成,乐见本国的百姓羞辱上官秀。

堂堂的一国之国公,到了另一国的都城,竟然受此待遇,堪称是奇耻大辱了。

恐怕无论换成谁,此时都已羞得无地自容,只有上官秀,竟然还老神在在地安坐在马车内,完全不受外界的影响。

两位皇子的纵容,让宁南的百姓们更加肆无忌惮,扔出的石头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块。其中有一颗石头顺着车窗,撞开窗帘,砸进了马车里,正好掉在圣女的脚面上。

她疼得皱了皱眉头,把脚向回缩了缩,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上官秀眯缝起眼睛,啪的一声,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挺身站了起来,冷笑道:“刁民可恶,以为我当真怕了他们不成?”

圣女意识到不好,刚要伸手去拉他,上官秀已然走出马车。

周口治疗癫痫病医院
呼伦贝尔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韶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周口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