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三百二十五章 鱼死网破

2020-01-16 16:1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三百二十五章 鱼死破

在元素囚牢彻底破碎的那一刻,蓝九就知道,自己的魔法攻击已经失败了。

所以蓝九才迫不得已,以自己的极限施展出那强大的剑招,风尘圆舞曲。这是一记恐怖到极点的剑诀,也是如今,蓝九唯一可以依仗的底牌。

手掌一翻,虚天乾元剑在手掌之上,划出一道诡异的圆弧,然后空中,幻化出无数的剑影。就宛若一首乐章一般,这虚天乾元剑所经过的地方,那些幻剑就缠绕蔓延着,同时也给周围的景象带来足够大的创伤。

这是……

蓝九的目光微微一凝,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施展出如此强大的剑诀。

曾经多少次的生死关头,他在恍然之间失去意识,然后爆发出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战力。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的内心深处,却是掩埋这那些强大到极点的剑诀。

这段时间厮杀在这神罚之森当中,蓝九也曾可以的顺着自己的心意,施展那些剑诀。但能被自己掌握和施展而出的,却也只有类似九寅杀诀之类的剑诀,那神秘而强大的神谕剑诀,却不曾出现过。

不过蓝九自始至终也都没有放弃尝试,终于,在这危机存亡之际,他真的施展出来了这强大的神谕剑诀。

天际,巨大的剑光席卷而来,向着那血海一般的箭簇袭去,蓝九的目光微微一凝,然后剑锋一翻,两道巨大的冲击力就碰撞在一起,激的四周的光华四散,更是震断了不少的树木花枝。

轰…灼目的光华,渐渐的将两人的身影隐去,再出现,这一场对峙已经结束了。

蓝九瘫坐在地上,身上已经染上了浓浓的鲜血,还有些许烧焦的味道。至于那重明鸟君王,同样狼狈,不过却比蓝九要好上不少,手掌之上的一只箭簇直顶在蓝九的脖颈之上,目露凶光。

眼神当中潜藏着无尽的杀意,只听他有些狂妄、又有些得意忘形的说道,“你已经失败了,既然失败,就该承受这失败的惩罚!”

“呵呵,是吗?”但瘫软在地上的蓝九,却是眉头微微一扬,一道精光从眼眸当中划过,低声笑道,“你真的觉得是你赢了吗?”

“要不然你以为呢?”重明鸟君王嚣张的笑道。但马上,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原来,那原本落魄的蓝九已经站了起来,手掌微微一扬,一枚小巧的玉石浮现在他的手掌之间。

“怎么可能,这玉石明明不是在…”重明鸟君王大惊失色,然后随即反应过来,无奈的说道,“是刚才的对战…你在刚才和我碰撞的时候,偷走了玉石?”

“你说呢?”蓝九的嘴角轻轻一扬,得意的说道,“现在,我算是有了谈判的筹码了吧?”

重明鸟君王自然不会那么愚蠢,到了现在,自然也弄清楚了蓝九的套路。目光微微一冷,看着蓝九,恶狠狠的说道,“没想到你的速度既然这么快…好吧,那说说看,你想怎么样?要不然,你把玉石给我,我放你离开!”

“哈哈,你是不是想多了?这玉石在我手上,条件,应该是由我来提的吧!”蓝九却是不屑的笑了起来。

重明鸟的双目微微微微眯起,看向蓝九,然后同样趾高气扬的说道,“你确定吗?玉石虽然在你手上,但你的性命却是掌握在我的手上…莫非你是分不清这其中的主次吗?谁掌握着主动权,你还看不出来吗!”

“真的是如此吗?若真是如此,那你倒是动手试试看啊!”蓝九的美目微微一凝,低声笑道,“你信不信,只要你敢动我分好,我就分分钟将这块玉石摔得粉碎!”

“我还真不信!”重明鸟的手掌一推,箭簇又是进了几分,“你可知道,我并不知道这块玉的来历…只是因为有人委托我追回来,所以才趟这趟浑水的…但如今,你觉得比起断翅之疼,这受人之托又算的了什么呢?”

蓝九却依旧不慌不忙的把玩起手上的玉石,然后一个不小心高高的举了起来,顺势就要摔出去。

“不要!!!”重明鸟却是慌了,原本那有恃无恐的气场也是不攻自破。

“我说过,占据主场的人只会是我,你虽贵为妖族君王,但也还没资格和我谈条件…若你真的想保全这块玉,就乖乖的退开百步之遥,让我安然带着玉石离开,日后终有一天,我也会完璧归赵还给你的!”蓝九淡淡然的说道。

“你!”重明鸟却是一阵语塞,怒道,“你这分明是空口套白狼…一点损失都没有的就像把这玉石带走,还有什么日后归还的口头约定,你又觉得我会相信?”

蓝九的嘴角轻轻一挑,浅笑到,“你信与不信,关我什么事?我说了,按我的做,我安然离开,玉石自然安然…但你若要执意如此,只要你做不到一击必杀,我就能将这玉石彻底轰的粉碎!”

重明鸟这时候也冷静了下来,这种危险,他是不愿意冒的。眉目之中,闪过一丝妥协,低声问道,“这块玉石,你真的不认识?”

“不认识…我可不似你们妖族,我说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蓝九也不隐瞒的回答道。

重明鸟的眉目当中,闪过一丝无奈,妥协的说道,“那你又为何非要从我手上拿走这玉石呢…说实话,我亦不知道它的来历,但它这上面残存的是妖族最强大的封印,你只是一个人类,就算带走也是不可能解开的!”

“原来是这样,那你要这块玉石干嘛?莫非你们妖族能够参透它的玄机?”蓝九继续追问道,想要打探到更多的消息。

“不,我们妖族同样不行,只不过我是受上头那三位君王的指派,来抢回这块玉石。若我带不回去,往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所以我们做一笔交易吧…你讲玉石交给我,我以妖族君王的名义发誓,绝对放你安然离开,另外,我还愿意支付一千万的水晶币作为补偿!”

一千万水晶币,这是一份怎样的天价呢?就连蓝九,那波澜不惊的心都震荡了一下,他也没有料到,这个妖族君王会如此富有。

不过细想之下,蓝九就可以理解了,这好歹也是一只妖族君王啊,就算是新晋的妖王,只怕财力都不是他能比的。毕竟人家这背后,还有着无数的羽族作为后盾,赚钱的速度,自然比蓝九要快得多。

但心动也只是一瞬间,随即,蓝九再一次回归到波澜不惊的状态。

“不好意思,我也不缺钱,更何况你妖族的名义,又有何资格用来保证呢?”蓝九的眼眸当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冷声说道,“这玉是个宝贝,我参悟一番之后,自然会归还与你……此等宝物我也不愿损毁,什么水晶币的我也不要,条件还是和先前一样,你让开,我带着玉离开就是!”

“你非要做的如此之坚决?”重明鸟君王的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狠色,一字一顿的说到,“你既然不想我好过……那你今天也给我死在这里,大不了就来个鱼死破!”

话音一落,那枚箭簇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蓝九的胸口刺去,重明鸟君王在赌,赌蓝九的速度没有它快。

事实上,它赌对了,并非蓝九的速度不如它,只是蓝九并没有将那玉毁去。将那玉扬起来,也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他的心底传来一阵阵的苦痛,那些感触,似乎在一点一点的提醒自己,不能那么做。

一道猛烈的疼痛传来,蓝九看着自己的胸口,已经露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虽然自己已经在尽量的躲避要害位置,但还是难免被波及到,伴随着疼痛感,意识也慢慢的削弱下去。

“你…”蓝九的话还没出口,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重明鸟君王的嘴角露出一股得意的笑意,小人得志的说道,“就说了,你是斗不过我的…给我拿来吧!”

话音刚落,重明鸟君王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手掌已经向着蓝九的手腕掰去。企图将其中的那枚玉石给拿出来,眼看着,昏睡中的蓝九就要彻底丢失那枚才得来不久的玉石,那重明鸟却是一下子愣在那里。

一道黑色的光华一闪而逝,那重明鸟君王难以置信的呆在那里,随即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波动,然后只听一道沧桑的声音传来,“好啦…你找我帮忙的事我已经完成了,后面的事你就自己处理干净吧!”

“多谢琅琊前辈的鼎力相助了!”一阵光华闪过,却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那里,然后看着地上昏去的两人,低声呢喃道,“哎哎…也真是的,我那女儿怎么就偏偏对这么一个凡夫俗子动心呢?还让我出手招惹一个妖族君王,哎哎,若是后事不处理干净,只怕这和妖族的仇怨就大发了!”

若是蓝九还醒着,必然能够认出,这个中年男人正是那天听阁的阁主、管弦双的父亲,管为杉。而那突然出手的黑影,也就是这玉石原本的主人,琅琊尊者。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巴林右旗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苏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治白癜风岳阳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