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黑巫师朱鹏 第四十九章:笼中困兽,无人能逃

2020-01-17 01:3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巫师朱鹏 第四十九章:笼中困兽,无人能逃

一个人追着十个人砍,很夸张吗?

若是熟悉华夏军事历史,会发现其实这样的战役历朝历代都存在,一旦士气崩溃人一慌乱起来,求生的本能就会让全军崩溃………遇到危险,会随众逃散的盲从性是非常可怕的。

然而这种啸营与大面积溃退现象在卡拉迪亚大陆上却非常罕见,一方面是因为全职业战士,军事素养相对较高,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则是他们人少,人少就好管理,就容易维稳士气,就不容易发生大面积溃败现象。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精兵制,导致卡拉迪亚人哪怕是极有声望的名将,也同样缺乏足够的大军团作战经验……这里的军事指挥主要靠吼,即便是朱鹏气沉丹田,仰天咆哮,也不敢保证混乱中的两千军人都能清楚听到自己的指令。而无法指挥的军队,有还不如没有。

法尔塞弗伯爵不知道这一点,在地球时代就没少看兵书的朱鹏却知道得非常清楚,七位大天使挥动双翼于杰尔泊堡七处上空节点扩散治疗术与鼓舞士气两大特效,一时间将这座城市拖入了古代神话世界,杰尔泊堡内军民士气高涨,反观诺德联军方面就出现了明显士气崩溃现象。

朱鹏敏锐得把握住了这一点,然后他下达了一个让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的军事指令:所有高机动单位出城冲阵。

诺德联军经过前后两波的损失,总兵力已经跌落到了一千五百人左右了,而在他们士气最为低落的午夜,杰尔泊堡的钢铁吊桥轰然砸落,朱鹏亲自率领着自己的一百单八骑精锐骑士团出城冲阵,其后紧紧跟随着疯狂咆哮的地狱犬狗群。与此同时,五十单位的精锐皇家狮鹫团在麽嬷茶的带领下振翼击空,自杰尔泊堡俯冲而下,直冲诺德联军的军阵。

然后……看似庞大军队直接被冲炸了。

从高空俯览的视角向下看去,只见无数诺德战士在混乱的人流中寻找着自己的领主,法尔塞弗伯爵在中军声嘶力竭的怒吼,却依然阻止不了全军的混乱与溃败之势。

他们缺乏大规模军团战争的经验,不知道人类盲从性的可怕,无法理解为什么精锐英勇的诺德武士会在此时成为面对危险却只知道溃逃的羔羊。

今天,诺德人就不得不补上这三堂课:兵贵精不贵多,每一位将领都有自己的领导上限,论士气对大军团作战的影响。

实际上,因为出色的军事素质,诺德精锐在面对敌骑冲锋时,已经表现得可圈可点,许多战士咆哮着自发奔跑出来迎击敌方的铁骑冲锋,然而一方气势如虹,一方士气崩溃,再加上直面以朱鹏为锋锐的恐怖骑士团,瞬间被砍翻碾碎是这些勇敢者唯一的下场。

快马,手中长柄枪斧如血色的闪电般挥舞裂空,殷红鲜血像泉水一样喷出化成雾,然后被一行疾骑冲刮扩散,英勇迎击的诺德战士砰得炸散。

以朱鹏为中心飞舞萦绕,七名大天使挥舞着燃烧蓝色火焰的十字大剑,她们毫不犹豫的出手屠杀着人类,而麽嬷茶则时而高空飞起,为朱鹏指引着军阵薄弱的节点,时而率领狮鹫团俯冲攻杀。

重骑冲锋看似蛮横,实则是一件非常有技巧性的事,如果一头扎入敌阵兵力最厚实处冲不出来,被步兵团团围死的骑兵失去了机动与冲击力,基本就被宣判了死刑。

然而若是可以时时保持高机动与冲击力,恍若热刀切牛油般不断切开大军的各处薄弱节点,那么即便是面对千军万马,也可以保持已方的主动性与局部优势兵力。

最后,敌方整个兵团都会被肢解、撕裂掉。

黑暗的夜色里,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耳边只有同伴临死前的嘶吼,眼前只有那一群鬼魅似的夺命骑兵,人类的神经不是钢铁,当恐惧煎熬到最浓烈时,诺德联军的全方面溃败也就变得自然而然了。

法尔塞弗伯爵为了发挥丧尸大军的战力而选择了午夜攻城,却不知道他这是为自己亲手挖掘了坟墓,或者他根本就没想到杰尔泊堡会主动出城,由领主亲自率领着铁骑踹营吧。

冲锋!冲锋!!冲锋!!!

骑在矫健的战马上,猛地一拉缰绳,漆黑色的重战马嘶鸣着人立而起。

朱鹏单手握住腥红血色的长柄战斧向右下方劈杀,两名诺德战士一名被砍去了上半身,另一名被削去了半片头颅,腥红的是血水,惨白的是脑浆,周身血焰斗气笼罩燃烧,而心中却是被狂暴杀意所笼罩的冰冷漠然。

(其实……我很清楚为什么深渊会选择我成为恶魔……因为,我一直期待着这种永暗中自由。)

在战马之上狂舞巨斧的朱鹏,一时间恍若一名三头六臂的杀神降临世间,以血水尸骸为背景,他的黑白分明的双目之中透出的尽是清明。

黑暗深渊的力量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与其说是无尽深渊选择朱鹏接受成为深渊恶魔牌宿主的命运,倒不如说他一直在渴望,呼唤,最后拥抱。

21世纪的合平安宁早已然让这个男人感到痛苦,天生狼虎与绵羊们同处,谁又知道嗜杀的血液在其躯体内是怎样的沸腾?

身后跟随的维吉亚骑士们,他们高声为自己的主将而欢呼、振奋,在他们的眼里,此时此刻的朱鹏就代表着战争、杀戮然后……胜利!

坏人?屠夫?恶魔?

不,在维吉亚人的眼里,他们的领主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男儿。

“全军出击……让眼前这群杂鱼见识一下雪国男儿勇武!”持着血色的大斧,罗德·卡斯特或者说朱鹏,他如是的怒吼,让全军士气焚沸。

…………

身后大约还跟随着两百余的部下,一夜冲杀不知道屠戮了多少诺德人。

当晨曦之光再次照亮之时,朱鹏单手倒持着欧皇重斧,他周身的甲胄都布满了鲜血与碎肉,身后骑兵建制还可以保持基本的完好,尤其是二十名恐怖骑士经过这一夜冲锋没有半点折损不说,甚至一个个周身淡黑气焰萦绕,其中有几骑明显进化变得更加迅猛强悍了。不同于人类战士,恐怖骑士晋升死亡骑士之后是自身死亡能量的大幅激增,却是不需要更换更好装备的。

其它的人类骑士因为士气如虹的关系,也基本没有多少的疲惫与掉队现象,只是跟随在最后的一百二十头地狱犬。

虽然这一夜它们也战果丰富,咬死、扑杀了许多精锐的诺德战士,但也散落死伤了众多,毕竟是三级兵,哪怕跟在后面打顺风仗,哪怕有朱鹏效果逆天的专属天赋加持保护,该有的死伤依然不会少。

这时,天空之中伴随着一声尖利的鹰鸣,麽嬷茶驾驭着巨大雄壮的狮鹫兽降落下来,向罗德报告刚刚侦查到的法尔塞弗伯爵动向。

“好……我们接着冲杀,不能给他收拢溃军重整旗鼓的机会。”

周身浴血,一夜的不间断的冲杀。

哪怕是丹道人仙境的体魄,朱鹏也隐隐感受到些许疲惫,他非常清楚自己都觉得疲惫,身后的骑士们除了无所谓体力的恐怖骑士外,其它的战士应该都更加劳累。但战场之上许多时候拼得就是下限,骑兵冲锋一夜疲累,难道诺德步兵用两条腿亡命逃了一夜不会累吗?

明显不可能的,他们只会更加疲惫,士气更加低落。

“走,我们接着去杀。”伴随着这一句话语,便是接连七天七夜压榨体能与意志极限的大逃杀。

因为狮鹫的迅速传讯,本来就严阵以待的威廉伯爵也率领精锐骑兵火速赶到痛打落水狗,那位法尔塞弗伯爵一直到被赶出维吉亚国境,都没能成功收拢回多少溃兵。

不过他也真是厉害,一路且逃且战,中途被朱鹏追上一次,被威廉伯爵追上两次,可他终究都成功逃走了,其它诺德贵族朱鹏与威廉伯爵各自都抓了两三个,唯独这位联军统帅最后成功摆脱了追杀……不过,回到诺德也够他受的,统帅诺德王国近半家底在一场战役中砸了个干净。

来时两千联军,最后能逃回诺德的五百都不到,杰尔泊堡监狱都承载不下了,好在威廉伯爵有建监狱抓海盗的习惯。

艾尔布克城堡各项基础设施建设样样都不如杰尔泊堡,唯一就是监狱等级高达四级,一次可以装两百人的俘虏,而这一次俘虏的诺德战士光是收赎金,都足够威廉·卡斯特伯爵大赚一笔。

接连七日夜的奋战冲杀,麾下的战士还有个轮班休息,而朱鹏则几乎接连七日夜未合眼的率军冲杀。

他身后的二十名恐怖骑士全部晋升成了死亡骑士,卡拉迪亚性价比最高兵种,这一支骑士团,虽然仅仅只是七级,却完全可以与四五头独眼巨魔甚至比蒙巨兽掰掰手腕,然后战而胜之。

死亡骑士:亡灵侧七级强化型兵种,在八级兵中也拥有冠军般的超高攻防属性,实用的双特性,虽然它并不是亡灵八、九、十级的顶尖冠军兵种,但实际上是这一兵种真正支撑起了亡灵侧战力的脊梁。甚至因为数量与最高的兵种性价比,许多人认为它才是亡灵侧兵种的无冕之王。

特性1:有一定几率发动诅咒攻击,使敌阵某一兵种伤害最小化。

特性2:有一定几率发动诅咒攻击,翻倍对敌阵兵种的伤害效果。

七日夜后,朱鹏最终还是放弃了追杀油滑无比的法尔塞弗伯爵,回程返回了杰尔泊堡。

在那里,在“维吉亚反击战”胜利之后,一大群雪国贵族就像闻到血的苍蝇般发出“嗡嗡”的声音席卷而来。

金矿的消息,诺德两千联军的溃败,让那些腐朽恶心的贵族们闻嗅到了财富与荣誉的味道。

而朱鹏却必须在独立的奋战之后招待好这些蛀虫,不然让他们办成什么做不到,让他们搞砸什么,那力量可是惊人的巨大。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啧,完美无比的贴切形容。

返回城堡,躺在床上匆忙的补了一觉。

维吉亚贵族团的先锋队就已经到了,为了让罗德有更多一些的调整时间,威廉伯爵从艾尔布克堡返回亲自迎接这些勋贵们。

整个维吉亚各大家族的族长,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头衔拥有者,也就不到五十人,然而由他们衍生出来的贵族阶级,实际上才是所谓贵族的主体,并且越是老牌的家族便越是如此,比如说日瓦车则的马加利一族,上上下下六百多人,日瓦车则是经济巨城,所以支撑得起,兴旺强盛。

而许多其它贵族氏族就比较尴尬了,财产纷争、权位纷争难看无比,而其中的落败者,就算不在臭水沟里腐烂,也别再想保持住所谓贵族阶级的体面与舒适了。

三代以后,在最简陋的酒馆里看到某位爵爷血缘上侄女成为低等****都无需惊奇,也正是为了自己的亲族不至于堕落到那样的地步。

手中的权力才更加不能放手,眼睛里要死死盯住任何一处可以获取财富的可能,中世纪的贵族贪婪如吮血的魔鬼,背负着无数的罪孽,因为拥有,所以更加恐惧失去,往往不惜代价的攥取。

…………

塑能系的幽灯会议,异度空间的五芒星阵。

金色是王棋海瑟薇,灰白色是将棋格鲁诺,蓝色是贤者棋莱拉,绿色是牧师棋文图斯,而深红色则代表着兵棋朱鹏。

到了这盘大棋的末期,仅仅只有朱鹏自己的火焰还明亮着了,朱鹏刚刚接收到海瑟薇有心念感应,结果他进入了幽灯空间,而海瑟薇却迟迟没有出现,等待了半晚之后……朱鹏明白原来棋入终局,现在塑能系还活着的谍影巫师恐怕仅仅只剩下自己了。

(预见?死灵?海瑟薇大人只来得及晃我一下,让我进入幽灯空间间接知晓她的死讯……对手强大到她连逃命都做不到吗?)心念变化,朱鹏退出了异度空间,然而其情绪却并没有什么波澜。

本就是笼中困兽,谁都逃不掉,终究是要决出个胜负生死。

灯火通明的杰尔泊堡夜宴,作为主人的罗德·卡斯特一身漆黑色礼服站立在最高处的阳台上,他俯视着下方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无人能逃。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电话号码
重庆皮肤病医院看病贵吗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医院好
深圳哪家妇科医院好
河南市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