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武极神王 第六百零九章 来者不善

2020-01-16 13:2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极神王 第六百零九章 来者不善

在与之龙青阳倘开心扉的聊过之后,楚痕的内心舒坦了不少。

他很支持龙青阳的选择,相比较自己而言,龙青阳为这个家的付出已经是非常多了。

原来在龙青阳的心里早就有所决定,他之所以不愿意取代皇权,在王朝称帝,也正是为了心中的那个武道梦想。

浅水岂能困金龙,天低何以翱鲲鹏……

小小的圣星王朝,又岂能困的住他们兄弟俩。

纵然是对于那广阔无边的世界,这幅员辽阔的百国州域,却也不过只是一巴掌之大的弹丸之地。

回去之后的楚痕原本是打算去找洛梦裳的,最近这段时间尤为将盟的刚刚成立,很多事情都令楚痕抽不开身,以至陪伴对方的时间比较少。

但这会已至深夜凌晨,想想对方多半已经休息,而自己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做,迟疑了一下之后,楚痕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四下安静的房间之中,楚痕端坐在床上,逐渐缓和着气息。

没过多久,一股隐晦的灵奕力波动从楚痕的体内释放出来,紧接着,楚痕的身上仿若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纱衣,丝丝缕缕的气旋在体外来回流转。

泥丸宫之中。

遍布银光闪烁的道树高达百丈之高,茂密的枝叶上流动着奇异的晶莹符文。这宛如一株参天神木,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源源不断的灵奕力从那道树之上释放而出,弥漫着这片愈发广阔的猛烈天地。

“嗡隆!”

就在这时,楚痕泥丸宫中的另外一侧竟是突然间浮现出一团光影。

这团光影的内部竟是一棵树影。

晶莹如琉璃的树影,闪烁着柔辉。

紧接着,那棵树影不断的生长变大,连同着惊人的气势,直接是超过了楚痕那棵道树的雄伟程度,论起威势的话,更是要胜过楚痕不少……

这棵巨木正是楚痕掠夺的甄丹铉的道树!

“隆隆!”

下一瞬间,一股尤为澎湃的滔天大势升腾而起。

“咻咻咻……”

无数道黑色的光线从楚痕的道树中飞袭而出,并迅速的缠住了甄丹铉的道树,然后将那棵道树强行拖向那边。

无尽的黑色光芒从楚痕的道树之上弥漫,宛如吞吐着九幽之火,看上去显得极度诡异。

接着,一片冲天的黑色浪潮扑向甄丹铉的道树,如远古凶兽张开的巨嘴,硬生生的将其吞没于其中。

“嗡嗡!”

紧随而至的是,楚痕的道树开始绽放出更为绚丽璀璨的光芒。那庞大的树身开始迅速的速度增长,繁茂的枝叶变的宽大壮硕,磅礴的精神力如惊涛骇浪狂涌而出,掀起阵阵雄浑的威势气浪。

……

混沌之体的血脉界限之霸道,能够将别人的道树作为养分,滋补自己的道树进行生长。

楚痕在符文之术上面造诣已达到一品灵纹师的巅峰。

而甄丹铉的道树却是长到了四品灵纹师的层次。

当两棵道树一经融入到一起的时候,楚痕的道树仿若获取了巨大的养分和能量,迅速的突破成长。

……

“轰隆!”

蓦地,就在这时,楚痕的体内竟是突兀的掀起一股尤为奇特的强大力量波动。

这是?

楚痕的心神一颤,下一瞬间,其意识即刻被扯进了另外一方波澜壮阔的空间之中。

磅礴的场面可谓是星移斗转,苍穹突变。

繁星天宇,浩瀚无穷。

无尽的混沌世界仿若即将迎来一场巨大的风暴,连同着阵阵晃动不安的天穹,接着一道万丈之高的黑色巨影惊现于天地之间。

霎那间,楚痕仿若置身于幻境之中。

置身在那万丈黑影之下,如临一尊盖世神魔。

……

楚痕只觉浑身上下的血脉都在沸腾,一股霸道非凡的能源力量在血肉筋骨中流转,仿佛沉睡已久的撼天凶物即将苏醒。

这是血脉界限要进化升级的前奏!

难道?

混沌之体要进化升级了?

楚痕大喜过望,心跳都跟着为之加速。

要知道,已经两年之多的时间,混沌之体没有任何的变化了。

楚痕甚至一度以为那已经是混沌之体的血脉力量的极限了,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不经意。

……

然,就在那尊神魔巨影爆发出来的气势越来越强盛之际,却是突然间急转直下,犹如后劲不足,即刻从高空中跌落到了谷底。

“嗡嗡!”

紧接着,楚痕体内的血脉力量逐渐归于平静,躁动的气息也随之走向平稳。

……

进化失败了!

“呼!”

楚痕睁开双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脸上多少涌出一丝淡淡的失意。

契机不够吗?

还是力量不足?

楚痕陷入了沉思当中,当年自己体内两种血脉界限同时觉醒,而这些年中,妖瞳圣体都已经达到四星的层次了……可混沌之体仅仅才进化过一次……

难不成混沌之体升级的难度比妖瞳圣体还要大?

这到底是什么血脉界限?

而我身上怎么又会共同拥有两种如此强大的血脉?

……

一番寻思无果,楚痕只能是把这些疑问压在心底。

其感受了一下泥丸宫中那成长到将近‘一百数十丈’左右的道树,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虽然混沌之体没能够成功的进化升级,但自己的灵奕力方面的境界有着较大幅度的提升。

等到完全把甄丹铉的道树炼化之后,相信突破到四品灵纹师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

这种吞食掠夺别人的道树作为养分炼化,速度快是快,可并不能够频繁的使用。楚痕也很清楚,别的人力量终究是别人的,如果吞食的太多,容易造成灵奕力过于斑驳而不够纯正……

最终会影响到自己的道树的成长品质。

……

楚痕抚平了一下内心的情绪,望向窗外,外面仍旧是昏沉沉的一片。

差不多还有半个时辰左右就该天亮了。

“噌!”

蓦地,楚痕的眼神一凛,俊秀的面孔突然变的紧张起来,接着其二话不说,掀起一阵劲风震开房门,并化作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什么人夜闯我将盟?”

昏暗的夜,冰冷的风!

寒气袭人,星月如芒。

楚痕闪掠到一座气派的宫殿顶端,森寒的目光饶有慎重的盯着前方夜空之下的五六道鬼魅般的黑影……

那几人在夜幕下难以看清面容,但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尤为的阴寒。

相隔两里地,楚痕仍旧可以感受到那行人宛如凶狼般的目光。

“嘿嘿!”

连同着怪异的冷笑,几人竟是化作一道道残影转身离开。

楚痕眉头微皱,当即身形一动,在虚空中划出一束明亮的光束急速窜了出去。“哼,诸位,既然都来了,何不坐下来喝杯茶再走?”

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群神秘人,楚痕若不把事情弄清楚的话,以后也是夜长梦多。

然,几人却是不予理会,只是一味的奔逃离去。

……

没过多久,楚痕就追溯着那行人来到了一片广褒宽敞的皇城街道之中。

这个时间段,大街上空无一人,冰冷的寒风吹动着地面的落叶和风沙。

“咻!”

楚痕闪落在地面上,如星辰璀璨的目光扫视着空荡荡的周边。

“哼,诸位把我引到这里来,不知有何贵干?”

……

“嗖!”

话音刚落,连同着急促的破风之势,两侧的建筑房顶上面随之掠来一道道凛冽的身影。

众人将楚痕围在中间,宛如群狼伺虎,气氛紧张。

紧接着,一道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的从前方的夜幕中出现,浓郁的血腥杀伐气息迎面扑来。

楚痕的面色微变,不禁双拳微握,体内的真元力悄然运转。

“桀桀,数月不见,别来无恙……”

阴森森的笑声令人不觉头皮发麻。

楚痕瞳孔一缩,眼中的凝重之意更甚了,“是你?”

“嘿嘿,难得你还记得我,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臭小子……”伴随着怪笑,那人停下脚步,并随之露出一张干瘦阴厉的面孔。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修罗宗宗的执法长老,郁杀!

……

当初剑典盛会之际,郁杀带领着修罗宗的队伍登上通天剑阁。

楚痕就对这位浑身透露着阴狠血腥杀气的执法长老有着不少的印象。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楚痕的心头升起诸多谨慎。

“嘿,恭喜你成功的引起了我们‘炼铩宗主’的注意,本长老亲自来找你,你该感到莫大的荣幸……”

郁杀那双微陷的瞳孔闪烁着幽绿的光芒。

楚痕表面不动声色,笑了笑,道,“荣幸荣幸,难得诸位还记挂着我,在下真是荣幸之至。”

“哼,死到临头了,你还如此嬉皮笑脸,愚蠢。”

楚痕俊眉轻挑,饶有兴致的回道,“如果你们要杀我的话,刚才在将盟就可以动手了,何必把我引来这里?”

郁杀两眼微冷,冷冷一笑,“你倒是有几分小聪明。”

“不知诸位来找我有何赐教?”

“你的‘天枢星魂珠’是从而所得?”郁杀开门见山,随即发问道。

...

宝鸡市眉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上海市虹口区牙病防治所预约挂号
大庆哪家妇科医院好
江西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玉林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