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拣宝 第496章 缺德的建议

2020-01-16 21:58: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拣宝 第496章 缺德的建议

“这个是……”

这个时候,钱老注意到灯光包裹下的石球镜像,眼中忍不住掠过一抹惊奇。

“钱老,没骗你吧,是不是十分神奇。”俞飞白笑道,在观赏这种镜像的时候,他也稍微有几分沉醉。尽管已经欣赏了许多遍,但是依然是百看不厌。

与此同时,贝叶明眸浮现丝丝缕缕异彩,轻轻地扯了下王观,悄声道:“那个是不是宋大叔解剖出来的石头?”

“没错。”王观轻笑道:“找人琢磨成球形之后,才发现居然还有这样的奇妙异相。”

“好个玄妙异相。”适时,钱老惊叹起来:“阴中有阳,阳中带阴,循环往复,浑然一体,真是妙不可言,堪称一绝啊。”

也不怪钱老这样感叹,因为这个时候,在光束的环绕下,球体表面浮现扩散一层光晕,呈黑白分明的纯净颜色。如果单纯只是这样而已,最多就是一个光影成像的问题,也不值得大家这样震惊。

问题在于,可能是由于东西是球状的表面,使得映照出来的光束带有曲折的角度,造成了光晕在空中缓慢旋转的迹象。一黑一白,浑圆如圈的图案,若隐若现中好像水波一样流转,分明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太极阴阳符号。

赞叹之余,钱老也逐渐冷静下来,忽然笑道:“东西是出自席大哥的手笔吧?”

“钱老,这回你猜错了。”

俞飞白笑道:“石球是他徒弟雕琢的,但是雕成球状的构思却是王观自己的主意。不过,光照之后有异相的事情,确实是席老的提点,我们才知道还可以这样。”

“王观的想法?”钱老多少有些意外。

“东西其实是一块冻地昌化石……”俞飞白慢慢解释起来,顺手把房间的灯开了,由于外来光源的介入,球体浮现出来的异想也随之消失。

刹时间,钱老与看清楚了石球的本来面目,发现情况与俞飞白讲述的差不多,就算没有光束的包裹,球体表面也有动态的错觉效果。

“果然是天材地宝,稀世奇珍。”钱老赞不绝口。

“与紫檀阴沉木珠相比怎么样?”俞飞白笑嘻嘻问道。

“完全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钱老轻笑摇头道:“当然要是从工艺技巧角度来看,肯定是紫檀阴沉木珠完胜。”

“席老也说过,石球属于天材地宝,就算得到了,对于他们这种手艺人来说尽管是天大的惊喜,但是也不算什么好事。”王观笑着说道:“毕竟这样一来,不足以施展他们的才华。”

“席大哥的要求太高了。”

钱老明白怎么回事,微笑道:“他比较喜欢化腐朽为神奇,不再刻意追求材料的好坏了。然而不管是不是天材地宝,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构思。如果没有好的灵感,就算再好的材料,也未必能够发挥出来,说不定会白白浪费了。”

“有道理。”

俞飞白深以为然:“当初如果不是王观坚持己见,非要把石头雕琢成球状,估计钱老您现在看到的该会是一块块黑白昌化石了。”

“这说明王观很有灵性。”钱老笑道。

“对了,席老也是这样说的。”俞飞白连连点头道:“他说如果不是王观的年纪大了点,现在学玉雕成就不大,不然的话直接收他做徒弟了。”

“没有基础,从头学起肯定比较困难。”钱老轻笑道:“不过考虑到王观是靠眼力吃饭的,学不学玉雕也无所谓了。”

“你应该算是有基础吧。”就在这时,贝叶轻声道:“你的石膏雕塑不是非常好吗,当初还为我和小情塑像呢。”

“这不一样。”王观摇头道:“石膏比较松软,而玉石相对坚硬,对于力度的把握更高,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

“没错,至少需要十年苦功,才可以成为一位不错的玉雕师。”钱老笑道:“至于想要成为大师,除了刻苦努力以外,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天赋。王观天赋是有了,要是能够舍弃一切,认真钻研玉雕的话,或者二三十年之后,有望跨过大师的门槛。”

“算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观摆手笑道:“相对来说,还是做个鉴赏家比较轻松自在。”

“就是就是。”俞飞白赞同道:“如果学雕刻的话,每天都要切石头,过程枯燥无味又不能分心,想一想我就觉得不寒而栗。”

“所以你连鉴定都没学到家,就是因为你性子太懒散了。”钱老摇头道:“静不下心来学东西,怎么可能有多少长进。”

“不谈这个,不谈这个……”俞飞白急忙转移话题:“对了钱老,我们回来的时候,魏叔托我们给你捎带件东西。”

说话之间,俞飞白连忙把春山秋水玉递了过去。

“春山秋水玉!”

钱老接过玉件,稍微打量了下,再把玩片刻就点头道:“清代的雕刻手法,尽管看起来十分细致,其实却是北派玉雕的风格。庄重大方、古朴典型,自然有一股豪迈之气。”

“本来挺不错的玉件,又是上品岫岩玉,可惜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磕到了吧,玉件背面有些纹裂。”俞飞白提醒道:“钱老,你小心点儿,王观就是没注意才被裂缝割了一下。”

“割到手了?不严重吧。”

钱老看了眼,发现王观手指果然粘了创可贴,然后再把玉件迎光打量,立即发现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纹裂。

“小伤,划破皮而已,过两天就好。”王观笑道:“就是不知道玉件裂缝严不严重,或许还有补救的余地。”

“小玩意儿,能够补救自然最好,不能补救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钱老又看了两眼,顺手把玉件塞到王观手里笑道:“给你吧,算是害你受伤的补偿。”

“钱老……”

王观正想回拒,钱老却不等他说完,就示意俞飞白关灯,继续欣赏石球的妙相了。

见此情形,王观也不多说什么了,随意把玉件收起来,打算有空再拿去用专门仪器检查一下玉件的纹裂情况。能修好就送回来,不能修好就算了。

就在这时,门外有保姆进来汇报说,故宫的王馆长来访。

“咦!”

俞飞白有些惊奇道:“消息好灵通呀,我们才回来而已,马上就找上门了。”

此时,钱老淡然道:“不是找你们,而是专程送东西回来的。”

“送什么东西,古琴还是大炉?”俞飞白饶有兴趣道:“应该不是古琴,毕竟这些天似乎在举行古琴研究会,听说争论得非常厉害。一帮老前辈引经论典,阐述自己的见解,让许多古琴爱好者听得大呼过瘾。”

“有争论也是好事,就怕好像是一潭死水,没有任何人关注,那才是最悲哀的事情。”钱老微笑道:“眼下的争论,不正是我们希望见到的情况吗。”

“钱老说得很对。”王观笑道:“真理越辩越明,真金不怕火炼,我相信焦尾琴肯定经受得住大家的考验。”

“快了。”钱老笑道:“最近两天,没有多少人提出置疑了,甚至反过来成了拥护者。”

“这是好事呀。”

王观有些欣然,毕竟是自己的东西,听到许多人说是赝品,心里多少有些不爽。现在风向一转,大家觉得是真品,他当然很高兴。

“这是好事,不过也有坏事。”钱老表情一肃,有些生气道:“王观,你临行之前的担心是对的。不是自己的东西,有些人真的不知道珍惜爱护。”

听到这话,王观心里打了个突,急忙问道:“钱老您这样说,是不是宣德炉……”古琴没事,他是知道的,因为还在昨天的展示出来呢,那么肯定是宣德炉出问题了。

“有人在打宣德炉的主意,幸好我听到风声给拦了下来。”钱老哼了一声,然后示意道:“走,出去看看王馆长有什么说法。”

王观闻声,眉头一皱,表情有些不好看。本来以为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只是出于谨慎的心理托钱老帮忙关注一下,没有想到居然……忧虑成真。

带着几分气愤的感觉,王观跟着钱老回到了客厅。

这个时候,王馆长就站在厅前,旁边搁着一口大炉,正是王观借出去的宣德宝炉。

“钱兄……”王馆长表情有些羞愧,发现王观也在的时候,神色更加的尴尬了:“呃,小友也回来了啊。”

王观没有搭腔,而是快步上前,绕着宣德炉打量起来。反复研究检查,里里外外摸索了好几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王馆长见状,急忙说道:“小友不用担心,切割分解研究的方案,只是一个提议而已,根本没有通过……”

“切割分解?”俞飞白惊叫了起来,睁大眼睛道:“你是说,要把大炉切片研究?到底是谁,竟然狗胆包天提出这样缺德的建议?看我不先把他切成片……”

“飞白,注意言辞。”钱老沉声道:“别人胡闹,你也跟着胡闹吗。”

刹那间,王馆长忍不住在心里苦笑起来,知道钱老真的生气了,同时暗暗埋怨一些人,根本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竟然还想拒不还炉,甚至叫嚷着为了科学研究,必要的牺牲是自然的事情……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未完待续)

芒市人民医院
铜川市印台区中医医院
常德牛皮癣治疗方法
惠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台州白癜风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