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陳祖濤狆國汽車產業發展芣婹怕過剩

2019-11-09 09:3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陈祖涛是中国汽车工业的前辈1928年1月,他出生在湖北省漢陽縣蔡甸高至山,其父親為原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

和当时许多革命后代一样,11岁的陈祖涛于1939年从延安被送往苏联学习,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莫斯科鲍曼最高技术学院机械系

1951年2月,因急于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在苏联生活了12年的陈祖涛提前4个月从大学毕业回到中国后,周总理问他:“毕业后准备干什么工作”他回答说:“我在苏联学的是机械,主攻方向是汽车,回国想搞汽车”周总理说:“那好极了,你再回苏联去,我国正在和苏联洽谈建设第一汽车厂,你就以第一汽车厂代表的身份去参加他们的谈判,顺便再到苏联的汽车厂去实习”

1951年9月,陈祖涛再次回到苏联,成为一汽的第一名职工,从此开始汽车生涯1965年,国家决定组建二汽,他作为当时五人筹备小组的成员,在饶斌的统率下,来到二汽任总工程师

1981年,陈祖涛担任中国汽车工业公司筹备人,1982年担任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总工程师,1985年出任总经理,为改变中国汽车业单一生产中型货车的局面,实现以轿车为主的生产体系多方奔走1988年,60岁的陈祖涛退休, 口述历史《我的汽车生涯》

我年纪大了,但是对汽车工业仍然很关心现在中国有种舆论,说合资道路走错了,用市场换技术这个路子走得不对,再极端一点,就是说合资耽误了民族汽车工业的发展我认为这种观点太偏激

从我搞汽车工业的第一天起,我们的汽车工业全部靠自己,靠外国是不可能的事一汽是从苏联搬过来的,二汽(东风)是我们自己建的,从产品到工厂到装备工厂再到生产,全都是自己搞的

搞起来后,我再一看,咱们这个汽车比较落后,不是比较落后,是很落后后来,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和拿来主义,于是,我们给跨国公司一部分市场,把它们的技术引进来搞合资,股比是50对50,这条路子就越走越宽

在汽车工业第一阶段,也就是到1982年,我们的汽车产量为20万辆,主要是商用车,小轿车还没有,达到这个产量,我们差不多用了20多年,但是有些人却说太多了,国家的运量大过运力,也就是说,你生产出来那么多汽车,国家却没有那么多的运输物资,说要减产,我对他们的提法很有意见

你想想,如果按他们说的路子走,关起门来搞汽车,还能搞到现在的700万辆吗根本就不可想像,再走40、50年也不可想像

北京汽车很遗憾

1962年,我曾经希望北京建一个大的小轿车厂,当时张健民还是经委主任,我和经委系统的人一起选择厂址,就在现在的怀柔,准备上产能30万辆的小轿车厂但是,1962年中国汽车工业还起步不久,根本不具备这个条件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汽车总产值在全国汽车工业里排第三位,也就是一汽、二汽、北汽,而北京汽车工业的主要特点就是专业化:北齿生产齿轮,北内生产发动机,北旅生产旅行车,北摩生产摩托车

有些事情,北京现在的领导听了会很不高兴1985年,我是中汽总公司负责人,我还是想在北京搞一个大汽车厂,什么车型都能生产我就把张健民(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叫上,找到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公司—通用汽车公司,让它与北京汽车合资,建一个年产30万辆的汽车厂

这个30万辆,在那个时候可不得了,因为国内合资企业还不多但如果就只有北京汽车一家来合资,还承担不了这个任务于是,我们就让兵器部、航天部、中汽公司和北京汽车公司四家联合起来,我们成立了领导小组,我是组长,与通用汽车全球副总裁进行谈判通用建议我们从发动机开始合作,并为我们提供一款自动化很高的2.0发动机我们由北内厂长黄自新带队,从美国把这套发动机生产设备买了下来,我也跟着去了,至今,这条生产线还在北内

结果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北京没上这个项目后来,我找到陈希同(时任北京市市长),找到张鹏(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找到段君毅(时任北京市市委书记),北京市的领导都找遍了,他们也都同意这个方案,但项目还是打了水漂

一直到最近两年,北京才上了现代项目,最近又弄了奔驰项目你看这是多少年耽误了差不多20年啊北京汽车工业也从原来的第三位,经过一段时间落到第十几位我只能说,北京汽车工业很遗憾

要说现在的北京汽车工业,就只能看竞争态势了韩国的汽车工业虽然比我们的发展晚了整整20年,但他们咬紧牙关,团结起来搞汽车,把日本的技术拿过来自己做,这个民族的力量不容小视,他们是后起之秀

我认为,它(韩国现代)到中国来是要赚钱的,他是不会把技术给中国人的现在不只是汽车,还有零部件业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你看他们在顺义弄了一大块面积,把韩国给北京现代配套的零部件全搬过来了

前几天,徐和谊(北汽控股董事长)发表了一个讲话,他说他想先把北京汽车零部件做起来,我很赞成这个观点北京汽车就要看徐和谊怎么做123下一页阅读全文

生物谷
哪种拉拉裤好用又实惠
小儿肺炎注意什么
分享到: